1.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pre id="wlhmz"></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del id="wlhmz"></del></em></optgroup>

        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少年之殤》連載十三:我的窺見

        編者按:這是一個傷害與被傷害、救贖與被救贖的連載見證故事。他是個九零后,他本該是上天的寵兒,但他的父親慵懶好酒,母親又整天忙的像個陀螺,他還有個嬌縱跋扈的姐姐……

        “窮養兒富養女”是他父母的口頭禪,他和姐姐一起長大了,他姐被養成了刁蠻公主,他卻像個落魄乞丐……終于,早已習慣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將走出校園之際,他一聲不響的實施了“報復”,他留給父母一道難解的謎題,他卻帶著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來尋找答案,但很快他母親找到了耶穌,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繼續為您講述《少年之殤》。

        十三 我的窺見

        耶和華你們的神未使黑暗來到,你們的腳未在昏暗山上絆倒之先,當將榮耀歸給他,免得你們盼望光明,他使光明變為死蔭,成為幽暗。你們若不聽這話,我必因你們的驕傲在暗地哭泣,我的眼必痛哭流淚,因為耶和華的群眾被擄去了。——耶利米書13章15—17節 

        那是他的怨恨將自己的靈困在了地獄嗎?又是什么值得他恨成這樣,他總不該是怨恨他的父母吧……然而,我還沒把這些看個清楚,就本能地將視線從他臉上挪開了,我只覺得再向他眼中深看一眼,就會被吸入那無形的黑暗似的,令我惶恐不已!同時我又看見:就在我的心離開主的每一刻,我都是將自己置于了危險的境地;而我這樣的行事,就無異于是想憑一己之力勝過撒但,可這又怎么可能呢?若不憑著主,我又算個什么呢?我好像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抵擋不住! 

        是啊,我自己都還沒站穩,又拿什么來輔助他人呢?主啊,我知道,我不該總是窺向暗處的,我當時立刻仰望光明,并該堅信一切終將歸向光明……可是主啊,我的至親的人正在那暗處,我又怎能忍得住不向那里窺探呢?所以,我也是心不由己。 

        主啊,求你輔助我的軟弱,愿我的身心都在你的看顧和管轄之下,免得我入了撒但的迷惑,而被它擄去了。因為我已經看見:撒但最喜歡怨恨的味道了,所以他的靈已經被它擄去了;他的人雖然還在我面前,但他的靈已經被撒但擄去了!并且它正在借此向我炫耀,也在嘲笑著我的自不量力!而我卻只能在恐懼和心痛中,束手無策地看著,我就是想痛哭哀嚎都得咬牙忍著!

        我與撒但的這場爭奪戰,就像是還沒開始我就已經敗了,我仿佛已經失去他了。這下,即便我再怎么不甘、再怎么不舍,又能怎樣呢?主啊,也只有你,是我最終得勝的指望!

        “嗯,沒人欺負你就好。那,你在學校吃的好嗎,能吃飽嗎?”我雖然已經在克制著心底的驚惶了,可我這脫口而出的話,仍是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嗨,老姨我還正想跟你說這事呢,其實我們學校就有食堂,但那的飯又貴又難吃,所以我平時都在外面吃。這不,我們學校旁邊的二樓上有個飯堂嘛,那的炒菜要錢米飯可以免費加,我每回去那就要個最便宜的菜,我吃完一碗飯的就叫‘服務員加碗飯’,再吃完的又叫‘再加碗飯、再加碗飯’,就這樣我一連能加三四碗,哈哈,我剛開始去那的時候,那的老阿姨們就在一旁嘀咕:‘媽呀,這孩子是幾天沒吃飯了,咋都餓成這樣了呢,瞧這可憐勁兒的’。”看他忽的又眉飛色舞地說笑起來,恍惚間我又開始懷疑,方才的驚魂一刻是不是我的錯覺?一時間我甚至都辨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他了。

        可他說到這時稍微頓了頓,繼而又似強忍傷感地笑道:“咳,她們還以為她們說的聲小我聽不見呢,其實我聽的真真的。這不,我在那一連吃了一個多禮拜,后來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再去那吃了,我就又換地方了。” 

        沒錯,這個憂郁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因為這才是他的常態。難道,在我看到他眼中的怨恨時,他也看到了我眼中的惶恐,所以他才……?是啊,他雖然喜歡玩點幽默,但他還是第一次近乎手舞足蹈地把一件傷感的事說得如此熱鬧,我的心也的確因此而恢復了平靜。這么看,他還是那么的善良,他也只是太自卑了些。 

        于是,我也裝作若無其事,并大大咧咧地說:“這有啥不好意思的啊?像你這么大的小伙子飯量大點不很正常嘛,難不成你還怕人家笑話呀?”

        “嘿嘿,不是,我不是怕給人家吃賠本了嘛。”

        “瞧你說的,人家既然敢這么賣就不怕你去吃,你這去著去著忽然不去了,人家沒準還得念叨呢:‘唉,那小伙子咋不來了,是不是哪得罪他了呢?’再說,人家不就嘀咕了一回嘛?聽你這么說人家也沒啥惡意,所以你也別放在心上。你想,這做人要總活在別人眼里,那得多累啊?要是總那么在乎別人的唾沫星子,那還不得被唾沫星子淹死啊?所以啊,這臉皮該厚的時候就得厚,不然就現在這社會,這臉皮要太薄了那還能活得下去嘛,你說是不是?”

        “嗯,可不是咋滴?那還真沒法活。老姨呀,你說的這些我也知道,我真是怕給人家吃賠本了才不去的。還有,我們一個宿舍的同學偶爾也一起搭伙做著吃,有一回我們不是吃火鍋嘛,洗菜的時候我看有娃娃菜,我就生著吃了點,結果他們就說我:‘你是豬啊,你都給生著吃了,一會別人還吃不吃了?’你說,不就是個娃娃菜嘛,我又不是沒出錢,我就生著吃了點能有什么的啊?至于的都說我。這我把氣的,我就說我現在吃了,大不了一會我不吃了不就得了。”他在逃避中匆忙地轉移了話題,但這個話題跟上一個也沒什么差別,他也同樣是開頭說的很熱鬧,而后又是難掩的憂傷。

        “那你就真沒再吃?”

        “沒有,我氣都氣飽了還吃啥呀?”看著他那一臉無奈的苦笑,我想他的同學也只是隨口說說,可他卻是當真生氣了。

        我知道這都是自卑的副作用,但我一時間竟不知該怎樣開解他了。因為,這事的確是他的行為欠妥,因為集體生活可不比家里,可我既不忍站在他的對立面說話,也不想給他錯誤的認同……糾結中,我就像忽的想起了什么似的說:“咦,你這一說,老姨倒一直想問你呢,你為啥就那么愛吃生白菜呢?”

        “這個吧,我也說不好,我就覺得生白菜涼絲兒的甜滋兒的,我也沒啥特別愛吃的東西,我也就喜歡吃個生白菜。”他滿眼傷感和向往地說著,那就像他從來都沒吃夠過這生白菜似的。

        這大白菜從來都是最廉價的,可他怎么會……我依稀記得,我第一次見他吃生白菜時的場景:那天,我一個沒注意,兩三歲的他就把一顆三斤左右的大白菜,吃得就剩個菜根了,我當時就驚駭地問:“寶貝呀,這一整顆白菜都是你吃了?”他卻萌萌地說:“嗯,老姨呀,我就愛吃大白菜。”那一刻,他的笑容就像發現了人間的美味,就仿佛再沒有什么能比這事,更令他感到幸福和滿足的了。

        自那時起,他每次去我家,只要是看見我媽在切白菜,他就會順手拿著吃,并說著:“姥呀,我就愛吃大白菜。”而他的這出,自然也成了我們的笑談。特別是我媽,她每每想起這事就會忍俊不禁地說:“你說鵬鵬小時候怎那么逗樂呀,我就愛聽他說‘姥呀,我就愛吃大白菜。’”……是呀,他兒時那呆萌的模樣,的確是可愛至極。所以,我們也僅僅把這當做了一件可樂的趣事,并且誰也沒把他愛吃生白菜的事當真。可嘆,就連我這個自認為最懂他的人,也是直到這一刻才相信,他是真的好這一口。

        “既然你這么愛吃它,那你就自己買著吃嘛,不管是大白菜還是娃娃菜也都不貴……”我這勸慰他的話還沒說完,我就忽的明白過來了:他并不是買不起白菜吃,他也只是沒個可以盡情的吃白菜又不被人笑話的地方而已。因為我們都為這事笑過他,也幾乎都說過“你真是個豬”的話,而我們的“并無惡意”無形中就傷了他的自尊心。因此,隨著他的長大,他雖然看見白菜還會吃點,但他那樣子卻越來越拘謹了。如今,面對他如此傷感的眼神,我們在這事上對他的每一次取笑,又是一種多么殘忍的傷害啊?

        是啊,我們都是活在人群中的,又怎能不會在乎他人的眼光呢?我這勸慰他的話,又有幾樣是我能夠完全做到的呢?我也做不到。所以,我這勸他的話說著說著,我自己都感到了慚愧和尷尬,最后我也只得是話鋒一轉,又問他的錢是否夠花。

        “夠呀,我媽每個禮拜給我三百塊的生活費呢,我就算天天去網吧刷夜一天也就十塊,何況我也不天天去;我吃飯也吃最便宜的,抽煙也是最便宜的……所以我這一個禮拜三百塊,那是花不完的花。”

        想想,平時我每天的生活費也不過十塊左右,所以他這話我信。可我又有點想不通:既然如此,他為什么就連吃個飯都要這么節儉呢?就照他這么節儉,他給自己買個枕頭或衣服什么的,應該也不成問題呀?那,他那花不完的錢又去哪了? 

        我想,如果他真是我的兒子,我一定會追問下去的,因為我絕不會允許我的兒子,對我隱瞞他的苦楚的。可是,我畢竟不是他的母親,我必須得顧及他的感受……如果,我此時若真能把他當做自己的兒子,我若沒這么多顧慮,或許,我們至少也會少那么一點的遺憾;如果,我倆此時若都能對彼此敞開心扉、若都不必掩飾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我想哭就哭他想說就說,或許,結局也會不一樣!

        只是,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如果;就像他說的,這世上也從來就沒有后悔藥。在這最后的緊要關頭,神是給我們彼此機會的,只是我們誰也沒能抓住。

        (未完待續)

        注:本文為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福音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

        相關新聞

        《少年之殤》連載十二:偽裝之下

        連載十二:偽裝之下?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里。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將人絆倒;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馬太福音:18章6—7節。?想起媒體上報道過的,那些令人觸目驚心的校園霸凌事件,我又擔憂的問:“那,你們學校里有人欺負你嗎?”?“沒有,就我這么老實誰欺負我干啥呀,再說我也不招誰不惹誰的,誰要成心的欺負我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臺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狠很干佳
        1.696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