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pre id="wlhmz"></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del id="wlhmz"></del></em></optgroup>

        路徑:首頁  >  教會  >  正文

        主愛重燃生命——一位中年姊妹經歷的“高山低谷”

        當人的愛泯滅的時候,需要神的愛重燃生命。

          ——題記

        一、信主之初 單純火熱

        記得小時候,經常去三姨媽家玩,頭痛腦熱身體不適的的時候,姨媽總會跪下來為我祈禱,奇妙的是,姨媽祈禱之后,這些癥狀就消失了。再后來,我上學了,記得上初三那年,三姨媽對我講,要我信耶穌,要我讀《圣經》,說耶穌是宇宙萬物中唯一的真神,那時,我很排斥,就心里對三姨說:三姨,你沒讀過多少書,信個什么神什么仙的也就罷了,讓我也信,我才不信呢,我只相信科學。

        20年后的2002年八月,我13歲的侄子因一場車禍失去了生命,我感到了極度恐慌,原來生命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的短暫,活生生的一個生命說沒有就沒有了。這時,姨媽才嚴肅地對我說:“你識字,要讀《圣經》,要信耶穌”,并語重心長地說:“信耶穌,今生有平安,來世有永生。”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人生沒有平安那是多么的可怕,又回想,曾經看過的電影,里面的帝王將相,為了長生不老,想盡各種辦法,煉制長生不老藥,可哪一個又能長生不老呢?人生需要平安,生命需要永生,只有信姨媽傳給我的這位耶穌,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信了耶穌,但是那時候,對于平安和永生的理解,只限于極膚淺的表層認識,也就是說肉身及今生的平安。

        2003年5月3號這一天,在做了幾個月慕道友之后,在北方的一座教堂,我受洗歸在主的名下。

        在一次主日聚會上,講道人張姊妹對會眾說:如果你愛你的父母,就把你的父母交給耶穌,如果愛你的丈夫或妻子,把你的丈夫或妻子,交給耶穌,如果你愛你的兒女,就把你的兒女交給耶穌,總之,一句話,如果你愛你的親人,把你的親人都交給耶穌!聽了這話,我心里火熱起來,因為在姑舅姨所有親戚中,只有我三姨媽一人信耶穌,其余的人都不信。

        在我們家,我是第一個信主的,之前,我姨媽也給媽媽傳過福音,因為我祖上不信及各種原因,我母親始終不相信,就連發生我侄子這么大的事情,我母親還是沒有醒悟過來。剛信主時,其實我什么都不懂,就簡單的知道主耶穌,還有姨媽對我說的“今生有平安,來世有永生。”信了耶穌后,我像吃了定心丸,今生和來生都有了保障。那時,我是多么希望我的父母及兄弟姐妹都能聽到這個好消息,都來信耶穌,都有平安有保障啊。

        當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父母時,父母不以為然,說我閑著沒事信耶穌,我給母親解釋,我不是閑著沒事,而是每個人都需要耶穌這位生命的救主,信耶穌不但今生有平安,將來還有永生,不管我怎么說,父母就是不信;我把福音講給我的兩個弟弟和弟媳時,他們更不信,我的三弟媳說:“大姐,你讀書怎么讀到信耶穌去了?”當知道女兒兒子也跟我信耶穌時,更是不可思議地說:“大姐,你好糊涂啊,怎么帶倆個孩子信迷信?”給我的三弟傳講耶穌,被我的三弟質問得無言以對;讓我的兩個妹妹信耶穌,她們也不信;給我的三姑媽講信耶穌,苦口婆心講了幾個小時,姑媽說,我給她講的過程中,她疼痛多年的膝蓋已經疼輕了,我很高興。當我告訴丈夫的表妹信耶穌時,她表妹笑著對我說說:“神經病啊,信耶穌。”哦,我第一被人稱作神經病,是因為我信耶穌。

        盡管如此,我一點都沒有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和態度,走到哪里傳到哪里,在家里,在路上,公交上……在任何一個場合,我都不放過任何一個傳福音的機會;那時,我既天真又火熱,多么希望每個聽見這個消息的人,都能夠信耶穌,得著平安啊!

        后來回到南方老家,我和一位姊妹,經常在一起禱告讀經,有時我們抽出一個下午時間,去挨家挨戶傳福音,在傳的過程中,有的耐心聽,有的根本就不聽,大多數人,聽聽,笑著搖搖頭,就走開了。

        有撒種就有收獲,時候到了,神會讓他生長,在我傳福音的這些年間,女兒、父母、丈夫、兒子、大哥、小妹,還有幾個親戚朋友,相繼信了主。

        然而羞愧的是,從2003年到2016年,聽了10多年的道,《圣經》卻沒有完整讀過一遍。

        2016年6月,蒙神帶領,時遇《福音時報》,開始蹣跚學步進入文字侍奉。進入文字侍奉以后,同樣也是激情滿懷,不熟悉經文,不斷翻閱《圣經》;不懂圣經知識,就請教牧者及弟兄姐妹;那時,我像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四處尋求生命的靈糧,盡管如此,生命還是成長太慢,圣經知識欠缺太多,真理裝備遠遠不夠,全憑圣靈啟示光照和帶領,常常為寫一篇文章恒切禱告,尋求神通過我這個器皿要傳達的信息。

        在寫不出來的時候,更要跪下禱告,更多的是,夜深人靜的時候,起來跪下禱告。那時住在錢塘江邊,我常常不分早中晚的來到江邊,尋找靈感,預備要寫的內容。記得2017年4月的一天早晨,我凌晨3點多來到江邊,天陰著,整個穹蒼灰沉,這個時間點,江邊沒有行人,寬闊漆黑的江面,浪與浪砰訇著,那場景,那感受,是任何一本書都讀不到的,只有創造主借著這一切向我的內心說話。

        二、雙重遇挫  跌入谷底

        2018年5月中旬,家里來電話說我們那里山區移民,不過是自愿的,我想,既是自愿,那我們剛蓋好的房子,不同意遷移就是了,但是問題并不是像我這樣的老百姓想象的那樣簡單,7月27日,家里又來電話,讓我們在外面的人即刻回家,8月19前,房子全部拆光。

        我們到了家里才知道,縣政府計劃,我們整個山區3到5年內,全部拆完。當我們拿到縣政府拆遷文件時,并沒有看到縣政府的大紅鋼印,也就說,這是一個不合法的文件。

        為了房子不被拆掉,好些弟兄姐妹同心禱告,可事情的進展一直朝我們愿望相反的方向發展。8月8號下午3點,在鎮、村干部和拆遷辦人員軟硬兼施下,一村干部把圓珠筆硬塞在我手里,強行我簽字時,那一刻,我痛憤得哭了,我想起了楊伯勞,楊伯勞被強迫畫押之事發生在舊社會,而我生長在新中國,欺上瞞下,魚肉人民、橫行鄉里,這樣的場景曾無數次在電影、電視上看到過,在書本上看到過,今天卻真實的經歷在我的身上,這到底還是不是新社會?

        8月10號,在老家一次聚會間隙,和一位姊妹交流時,姊妹說她在藥店上班,順便指出我血脂高,并說出血脂高的原因。

        8月13早上,為了 不親眼看到辛苦親手蓋起來的房子被拆,我提前回到暫居的城市。

        9月7號,我去醫院做了一次全面體檢,不但查出高血脂,還查出白內障以及其他一些毛病。

        那段時間,我陷入極度的迷茫痛苦之中,房子被拆,再加上查出的一系列毛病,開始頭昏腦脹,眼睛視物不清。我們教會有位老姊妹是醫生,七十歲了看起來像四十歲,在教會做義診,我也常去咨詢,老姊妹很熱情,說眼睛疲乏無力會導致頭昏賬,同時也給我很多建議,不要久坐,多到外面走走,看看花草什么的,調節視力,同時我也每天堅持一萬步左右的運動。

        2019年新年以來,有時感覺頭像火烤一樣灼熱,視力越來越差,盡管配了眼鏡,還是不怎么解決視力問題。每當有東西要寫,打開電腦的時候,不但頭昏,鍵盤上的字母模糊不清,常常是只寫個頭,就不得不停下來。

        2019年5月底,從老家傳來消息,說上面有新政策下來,余下村民的房子不拆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生活和我開了大大的玩笑,房子要是拖到今年,不是就保住了嗎?可偏偏去年被拆了。

        2019年7月5日晚,我回到老家鎮上,租賓館,可我忘帶身份證,賓館老板娘說沒身份證不行,就帶我去派出所辦一個臨時身份證,當我報上姓名,從網上調出我的地址,老板娘問我:“聽說你們山上去年很多村民的房子被強拆了,你知道嗎?”我說:“我們家的房子就是去年被強拆了,這次回來沒地方住,才住賓館的。”“你沒有上告?”老板娘問我。

        老板娘接著說:“你們山上去年好些村民房子被強拆了,賠的很少,新房幾年以后才能造好,安置房沒有,村民無處安身,有的上訪,鎮上派民警、消防隊上山抓人,村民躲到山洞里,幾天幾夜不敢出來,簡直和舊社會的國民黨、日本人一樣,后來,村民干脆組織起六七百號人,圍坐在鎮政府門前,有的干脆拿著被褥,整天整夜睡在鎮政府門前的馬路上,向政府討還公道,后來,不知道你們山上哪戶人家,把情況反應到國家領導那里,中央下來文件,這個事情才有了說法,縣委書記親自來道歉,你們的賠償才合理一點……”,有關這個消息,前一個多月我已經風聞到了,但是現在親耳聽到具體真實情況,還是感到驚訝,同時心里感到一絲欣慰,記得是誰說“山高皇帝遠”?又是誰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我又突然想到看過無數次的自然景象,太陽永遠都在,陽光之所以照不到地上,那是因為烏云遮擋的緣故,但太陽終會驅散烏云,光明終究要驅散黑暗,我在黑暗中重新看見屬天的光明。

        7月6號早上,到了山上,盡管我已調整好心態面對現實,但是當我看到原來房子的地方變成了稻田的時候,眼淚還是忍不住涌了出來,那么多荒田荒地不去利用,一定要把好好的房子拆了來種地,這人心到底怎么了?這當官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主的恩典真的夠用,主知道我的軟弱,借著昨晚老板娘的一番話及時安慰了我,使心中升起的怒火才沒有發作出來。

        三、蒙主醫治  重燃生命

        2018年8月到2019年7月,近一年來,心靈的擊打,身體的不適,我像霜打的茄子,進入2019年7月中旬以來,頭昏、視物模糊,更加嚴重。我想到一位姊妹曾經說過,她原來嗓音很好,一直在詩班,后來放棄了贊美的侍奉,結果恩賜沒有了,不但不會唱歌了,說話聲音也變成沙啞的,想到這里,我感到害怕,難道是我放棄侍奉,也和這位姊妹一樣?

        2019年7月18日上午,我跪下來禱告求問主:“慈愛的救主,如果你還使用我這卑微的器皿,就讓我的眼睛能看清東西,頭腦不再昏脹,阿門!” 這樣短短禱告以后,我重新打開電腦,奇妙的是,鍵盤上的字母看得清清楚楚,頭腦里的昏沉,一泄而光。

        主再一次醫治了我!主沒有撇下我,主聽了我的禱告 !那一刻,我像一個死里復生的人,眼淚流了下來,我聽見主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希:13:5)  我想起一節經文“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箴17:3)是的,我是泥土,主是窯匠,在他手上任他雕琢。經歷了這些事,深深知道,一切都在主的手中;透過這些事情,清楚的看見主的同在、主的掌權、主的作為、主的慈愛、主的憐憫、主的醫治、主的不棄和他夠用的 恩典,無時無刻不與我同在。

        此時,我想,我本是罪人,主耶穌卻以他圣潔無罪的身體擔當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不但饒恕了鞭打羞辱他的人,還為他們代求;我又想起了使徒保羅,在羅馬監獄里,面對用各種酷刑摧殘他身體的人,沒有一句怨言,而是不斷地說:“愛是唯一的辦法。”主既替我死,又赦免饒恕我一切無知的過犯,又一次次的醫治我身體的病痛,我當竭力為主而活,放下一切,回應主愛,饒恕那些深深傷害過我的人。

        我曾經火熱的生命,在一場風雨中熄滅,然而主用他自己的大愛,重新將我的生命點燃,使我的生命在主的愛里燃燒不息。

        注:本文為特約/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供讀者參考,福音時報保持中立。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

        相關新聞

        七旬老太的見證:世上有位活著的神

        ?這是老人的回憶,她叫代老太,現在已經是一位古稀老人。她和丈夫生活在東北的一個小鎮里,家里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她不認識幾個字,不能讀很多的圣經。因著對于上帝真實的信靠,禱告中得到上帝的幫助,經歷真實的獨一真神。

        版權聲明

        凡本網來源標注是“福音時報”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未經福音時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公共網站、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但請務必清楚標明出處、作者與鏈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公共平臺如需轉載引用,請通過電子郵件(tougao@fuyinshidai.com)、電話(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聯絡我們,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權聲明)”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狠很干佳
        0.894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