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pre id="wlhmz"></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wlhmz"><em id="wlhmz"><del id="wlhmz"></del></em></optgroup>

        史海鉤沉——道在神州專題之歷史篇

        一百年前,由富善等多位傳教士與中國同工一起翻譯的和合本《圣經》付梓,由此拉開了中國教會與和合本的百年傳奇。

        圣經漢譯的歷程,是一部基督信仰與中華文化交融的歷史。從早期景教依附佛道用語,到近代傳教士以各種文字、方言適應社會各階層的需求,再到和合本問世后,對于中國白話文運動的促進以及新時代各種新譯本的出現,都能看出,圣經翻譯與中國文化發展息息相關,不僅是基督教中國化的見證,更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佳話。

        《圣經》漢譯本的流傳,同樣是中國基督徒信仰的一段見證。不少漢譯本(尤其是和合本)與中國教會一同走過了風風雨雨,見證了一段段滄桑巨變的歷史。《圣經》漢譯本承載了中國教會和基督徒一段苦難與復興、失落與盼望、悖逆與歸正的傳奇見證。漢譯本不僅是傳播主的話語,更是見證了教會與信徒的天路歷程。

        值此“百年和合”紀念的日子,小編為你梳理《圣經》漢譯的歷史歷程,一同感受“圣言在神州”的美麗佳話。

        金陵協和神學院林培泉教授訪談(一):和合本圣經的百年影響

        2019年是圣經和合本發行一百周年的日子,它在中文世界中使用廣泛、影響深遠,是眾多信徒常常誦讀的經典。日前,福音時報專訪了金陵協和神學院林培泉牧師,談到了和合本圣經的百年影響、“龍”等詞匯的翻譯帶來的問題以及中國解經事工的發展。下文為第一部分:和合本圣經的百年影響。

        現代中文譯本引發爭議的思考

        這幾天有個現代中文譯本引起了不少信徒的關注,原因是這本漢譯《圣經》的《羅馬書》八章三節,出現了嚴重錯誤。他們竟如此翻譯:“摩西的法律因人性的軟弱而不能成就的,上帝卻親自成就了。上帝差遣自己的兒子,使他有了跟我們人相同的罪性,為要宣判人性里面的罪,把罪除去。”其中“使他有了跟我們人相同的罪性”一句,從中文語境看,讀者會認為,耶穌道成肉身時,是帶著罪性的。這就與耶穌基督完全人性,沒有罪性的真理相悖。因

        《圣經》呂振中譯本簡介

        和合本的文筆上可謂精妙,但也有一些解經家認為,某些方面存在瑕疵,與原文存在著一定差異。而他們都會建議研經、查經的肢體,在使用和合本的基礎上,最好參考使用“呂振中譯本”,從而更好地明白經文的意思。

        中國學者完成第一部漢喃圣經譯本 部分已出版

        “打開多語種圣經網就可以看很多語種或版本,唯獨不見漢喃圣經,只好自己從現代越語文本譯讀、寫出。”這是漢喃圣經書寫者陳迦南的心聲。

        近代“GOD”漢譯分歧

        ?近代時期,隨著基督新教進入中國,興起了轟轟烈烈的漢譯《圣經》事工,出現了眾多的漢譯本。不過在一片火熱的譯經背后,卻存在著嚴重分歧,突出表現為如何翻譯上主的圣名。因為譯名之爭不僅導致譯經小組的分裂,更是今日出版的《圣經》中,在內頁中有“本圣經采用‘神’版,凡是稱呼‘神’的地方,也可以稱‘上帝’”之語。19世紀四十年代末,麥都思、裨治文、盧維、文惠廉、施敦力、克陛存、理雅各等英美宣教士組成

        百年和合,百年不遇——淺文理和合譯本《新約圣經》簡介

        感謝神的恩典!于今年紀念和合本官話譯本(又稱國語譯本)圣經《新舊約全書》出版一百周年之際,兄弟偶爾從舊書網搜購到1本清代線裝本裝幀之《新約圣經》。

        中國天主教《圣經》漢譯簡述

        跟基督新教一樣,天主教進入中國時,為了讓國人明白信仰,基督,也做了《圣經》漢譯事工。盡管其漢譯本不如新教那樣汗牛充棟,但歷史悠久,有些版本在中國教會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天主教《圣經》的漢譯最早可追溯到元代。當時,方濟各會宣教士到中國傳教,孟高維諾主教于 1305年1月8日從北京寄給教宗的信中提到,“現在我已將全部新約和詩篇譯成中文(也有說是蒙古文),并請人用最優美書法抄寫完畢。”可是,這個譯本未

        好書推薦:《圣經漢譯的文化資本解讀》

        今年是和合本圣經問世一百周年,圣經漢譯事工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問題。?????其實圣經的漢譯在福音入華時,就開始了。當年的景教宣教士,為了在唐朝傳揚福音,采用佛教、道家的語言,零零散散地翻譯了部分圣經章節,至今在敦煌等地的考古中,相繼發現了其只言片語。

        寫在圣經和合本一百年——跟您聊聊聯合圣經公會的故事

        ?在每一個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中,圣經都是必不可少的精神伴侶,而那薄薄卻又充滿著質感的書頁,也陪伴著閱讀圣經的每位基督徒。細心的朋友可能會發現,不論是大大小小,封面各異的圣經,它們的扉頁都有著“聯合圣經公會捐贈”的字樣。要知道, 在中國正式出版的每一本《圣經》的紙張,幾乎都是由"聯合圣經公會"免費提供的。

        賀清泰與《古新圣經殘稿》

        在中國圣經翻譯史上,有著多樣的漢譯本。而其中《古新圣經殘稿》是一部鮮為人知,又頗為重要的譯本。? ? ? 說起這個漢譯本,不得不提賀清泰神父。他于1735年生于法國,早年加入耶穌會。1770來到中國宣教。由于乾隆朝尚處于百年禁教的歷史時期,傳教士很難公開的傳福音,他們往往靠著一

        一個應當予以重視的圣經版本——《圣經簡釋本》

        今年是和合本圣經出版一百周年,由中國基督教兩會出版的和合本圣經有許多版本,其中有一個版本,筆者提醒大家應當格外予以重視,它就是《圣經簡釋本》(以下稱《簡釋本》,見圖),它是一本帶有簡要注釋的和合本圣經,它屬于“助讀本圣經”的一種。

        和合本圣經100周年 為你梳理近代圣經中文譯本

        圣經作為基督教的經典,是記載著神所默示的話語。圣經自基督教從明末傳入中國的400余年來,已從天主教入華初期不為人知的手抄圣經,到“來華第一人”的宣教士馬禮遜與米憐夫婦合譯的《神天圣書》,演變為現如今在華語地區發行數億冊的和合本圣經,這與無數在華傳教士的不斷努力是分不開的。本頁面主要想向讀者展示自近代以來圣經各中文譯本的簡要背景及相關知識,如有紕漏,還望批評指正。

        思高《圣經》發行五十周年——雷永明神父見證

        思高本《圣經》是當代中國天主教的通行漢譯本,其在天主教徒中的地位類似于和合本之于中國新教徒。而2018年是思高本《圣經》出版發行五十周年,那么這么《圣經》的誕生經歷了哪些見證呢?早在元代,天主教就開始了《圣經》漢譯工作,大都主教孟高維諾就有參與這樣事工。到了明末,利瑪竇、龐迪我、艾儒略相繼漢譯了部分《圣經》章節。而到了十八世紀,巴設和賀清泰兩位傳教士開始全譯事工,但由于種種原因,都未能完成。比如賀

        漢譯《圣經》中不可或缺的中國力量:王韜與“委辦譯本”

        隨著漢譯《圣經》在中國的成熟,這些作為助手進行中文筆錄及加工潤色的中國人逐漸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甚至“不可或缺”,但他們鮮為人知。其中必不可少要提及一位中國學者——王韜。王韜是漢譯《圣經》中最應該被提及的華人學者。

        《圣經》漢譯故事及參與其中的中國基督徒

        在十九世紀以前,還沒有漢譯《圣經》全譯本出版,中國人作為中文助手進行筆錄及加工潤色。十九世紀初期,漢譯《圣經》工作由傳教士主持,而此時的中國人仍作為傳教士翻譯《圣經》時的助手,起協助作用。中國人在圣經漢譯的歷程中經歷了由譯經助手到獨立譯經的角色轉變。

        周聯華與《圣經》中譯本的翻譯出版

        日前,宗教類圖書,特別是《圣經》在中國的出版引起了海內外一些人士的特別關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最近發布的《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也特別提到:“宗教典籍文獻依法出版。

        《圣經》漢譯本知多少?

        《圣經》是神啟示人類的話語,分為舊約和新約兩大部分。舊約39卷,是猶太教的經典,原文為希伯來文,為基督徒所沿襲。新約27卷原為古希臘文。全本《圣經》總共66卷(天主教和東正教收入非正典的《次經》,天主教73卷,東正教77卷)目前,《圣經》已被譯成大約2000種文字,是世界上發行量最大,閱讀人群最多的一本書。

        《圣經(研修本)》準備好了,等你閱讀!

        2017年 12月15日,中國基督教兩會舉行了《圣經(研修本)》首發式。據悉,首發式當天,2500本庫存銷售一空,另外預訂超過4000本。

        不容錯過

        返回頂部
        狠很干佳
        0.7457s